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在线客服

   白天:09:00-17:30

   晚上:19:00-23:00

   波吒    波吒  


新闻详情
深山现国宝 山东海阳古墓深掩田氏家族帝王梦
浏览数:25

深山现国宝 山东海阳古墓深掩田氏家族帝王梦

                            高 伟


  一座山,一条河,一个深埋了千年的家族复兴之梦。

  斑驳了这沧桑影像的,便是地处山东海阳招虎山北麓的嘴子前古墓群。

  伴随着一系列考古挖掘的深入,这座深山墓群终于告别了千年孤独,以其瑰丽多彩的惊世国宝和波谲云诡的墓主身份之谜吸引着后人近似虔诚的探访。

  由此带来的,还有2500年前春秋时期田氏家族鲜为人知的帝王之梦……

  深山现国宝

  海阳盘石店镇嘴子前村地处招虎山区,境内群山连绵,层峦叠嶂。谁能料到,这个偏僻的山乡会埋藏着令世界震动的国宝呢? 回忆起嘴子前墓群的发掘历程,原烟台博物馆副馆长林仙庭依然感慨良深。

  嘴子前墓群的发掘,也颇具戏剧性。1978年,海阳嘴子前村村民在耕地时无意间挖掘出了一座古代墓葬,经考古专家断定,这竟然是一座春秋时期的贵族墓葬。当时挖出了7件编钟,最大的镈钟通高42.5厘米,保存完好,叩之依然发出深沉雄浑的声音。

  1985年,海阳县博物馆又对暴露严重的2号墓进行了挖掘。考古人员到达现场时发现,因现场取土积肥和泥制坯已被挖得坑坑洼洼,2号墓的一端已被深深切掉,露出了整齐的椁室断面。经考古发掘之后,这座墓出土了120多件器物,铜器只有3件,其它礼器均为陶器和木质的仿铜制品。

  19944月、20008月,考古人员先后对嘴子前墓群4号、6号墓进行了抢救发掘,4号墓共出土器物达240余件,其中铜器60余件,更具有特殊意义的是出土的一只甗和一只盂上面还刻有铭文。盂器形硕大,四只兽头形大耳,通体饰华丽的龙纹,是出土铜器中最为精彩的一件。在这个墓葬中,还发现了象征王权的七个青铜鼎和九个编钟,专家猜测,这里极有可能是一座君王级的墓葬。

  林老告诉记者,嘴子前墓群的几次发掘收获的文物1000余件,其中精美的铜器就达100多件,是胶东半岛最辉煌的考古成果,在山东省、甚至全国影响巨大。1997年,在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的全国考古新发现成果展览,选调了山东省20余件文物参展,其中9件就是海阳嘴子前墓群4号墓出土的铜器。之后,嘴子前墓群出土的文物又数次在山东省重大考古发现成果展烟台市考古成果展览中担纲主要篇章,出土于4号墓的大铜盂还巡展美国、日本、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向全世界展示着东方青铜文化的骄傲。

  古墓起纷疑

  嘴子前墓群的重大考古收获在学术界同样引起了极大震动。

  胶东地区的先秦古国,声名最为显赫的要算莱国,其遗址在今天的龙口归城。林老说,而嘴子前一带从未闻有何古国于此立国。于是,一个巨大的谜团笼罩在考古学者心头:这里属于什么国家?墓葬的主人是谁?这座深埋于地下的千年墓穴,又究竟曾演绎过怎样隐秘的变幻沧桑?

  林老告诉记者,嘴子前墓群是一处春秋时期的贵族墓地。这个时间,正是齐国数次对莱国发动战争、终于在公元前567年灭莱而将齐国版图扩大至整个胶东半岛的时期。从嘴子前墓群出土器物的风格看,主要还是齐国风格。这说明,埋身于嘴子前的贵族应是齐国的一位显要人物。

  据介绍,西周时期统一形制,强调森严的等级差别,将鼎的不同数量组合赋予特殊含义,标明官次与等级。周礼规定:天子九鼎,诸侯七鼎。而4号墓出土的7件列鼎,除1件盖鼎外,其余6件形制一致,大小依次递变,颇具列鼎之势,如按七鼎视之,其规格应是列国诸侯。但姜齐后期的诸侯大都葬在齐都临淄,那么葬在此悠远之地的会是哪位诸侯?

  4号墓中的一盂一甗,皆布铭文,也同样暗含玄机。其中铜盂宽平的口沿上刻着一行7字:圣所献为下寝盂。圣,人名。为即妫,乃陈国之姓。下寝,宫室之称。据文意知,这件陈国宫廷所用的大盂,是圣向墓主人进献的。甗铭在器内壁,识文得知也是一件陈国之器。但陈国地处中原,即今河南淮阳一带。又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们的宗室重器远涉数千里之遥,葬于齐国诸侯的墓穴?

  林老表示,嘴子前墓群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十分偏远的地方,不仅远离齐都临淄近千里之遥,而且又山水阻隔,交通不便。一处贵族墓地选择于此,的确令人费解。为揭开嘴子前墓群之谜,考古学者纷纷将眼光投向了距今2500年左右的先秦历史。

  千古帝王梦

  据史载,陈、齐两国因缘极密,最终竟发展成一段李代桃僵的结局。

  公元前672年,陈国发生宫廷内乱,陈公子完逃奔齐国,被齐桓公任为工正之职,自此改姓为田氏,这正是齐国田氏的老祖宗。其后五世田桓子无宇事齐庄公,甚有宠,田氏自此登上齐国政坛。六世田僖子乞,为齐景公大夫。他心怀大志,以大斗出,小斗收的方法,行阴德于民,以致民爱之,宗族益强。终于在景公死后,先后杀逐了两家强宗大族国氏、高氏和新君孺子荼,另立悼公,为相,专齐政。七世田成子常则巩固和扩大了田氏的全权地位,使齐国实际上变成了田氏的天下,姜姓齐君只是空有其名的傀儡。

  这种情形一直保持到八世田襄子盘、九世田庄子白,至十世田太公和时,田氏索性连这个傀儡也不要了,废姜齐康公而自为齐侯,一场田氏代姜的大事变,至此画上了句号。林老介绍说,在此期间,田氏一族的势力急剧膨胀,封邑也不断扩大。史载田常割齐自安平(临淄东)以东至琅邪,自为封邑。封邑大于平公之所食。由此可知,当时的胶东半岛正是田氏的封邑范围,海阳嘴子前墓群就是田氏的家族墓地。

  嘴子前墓群既是田氏之族墓,4号墓出土的盂、甗又为何是陈国之器?考古学者认为,这可能与陈国的另一次变乱有关。公元前534年,陈国又宫廷内乱,国君陈哀公三妃之子公子圣可能逃到齐国,来投奔他的已掌齐政的同宗田氏。进见之礼,就是4号墓中的稀世珍宝大铜盂。公子圣之母位居三妃,所居宫室应为下寝,与盂铭正合。而受器的4号墓主人,从时间、地位判断,应该就是田僖子乞。他位居大夫、上卿、齐相,地位接近大国诸侯。田乞擅权,位逼齐侯,所以他僭用诸侯之礼以七鼎随葬是可以理解的。

  东周时期天子势微,列国势力崛起,僭制越礼已是一种十分普遍的现象。4号墓使用七鼎、九钟的越礼僭制正是田乞特殊时期、特殊身份的真实反映。田乞当时正在齐国政坛上进行殊死搏杀,对于落败的结果应当是有所准备的。鉴于此,他把自己的封邑和族墓选择在远离齐都的东方海隅,并不难理解。林老介绍说,田氏家族的帝王梦,在田乞时就已经看见曙光,并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最终成为现实。

  转载于:http://www.sd.xinhuanet.com/whsdw/2014-01/13/c_118936939.htm